一位独臂教师的坚守 (2)

8月19日,15时,永顺县毛坝乡太平村

“教育不能垮!”

山道弯弯。8月19日,本报记者随同湘西州教育局副局长杨世全,永顺县教育局副局长覃冬历以及州、县教育局办公、计财人员前往永顺县毛坝乡,在毛坝乡乡长向宛平的陪同下,来到太平村太车小学,核实向启福老师的事迹和校舍情况。

向启福1957年7月出生,3岁时右手被火烧残,后来学会用左手写字,1977年于永顺县三中毕业后,大队干部请他去村校上课。1998年由民办转为公办教师,一个人在村小从事复式班教学36年。

听说山外来人了,村民们纷纷赶来。大家围坐在向启福家门前。

乡村医生向代辉首先发言:“每次见到启福,总是他背学生来看病,药钱都是他出的。有他的照顾,这么多年,学生平平安安。2007年9月的一个下午,又来了,是启福一个人,捂着肚子,满头的汗。我诊断急性阑尾炎。问啥时发作的,他说上午。他是咬着牙,上完一整天的课,把学生送走才来。我说得去县里动手术。他不肯:‘只我一个老师,怎么走得开?别吓我,给我打几针止痛消炎就行了。’我只好给他打吊针,嘱咐他,再加重就一定要去住院开刀。第2天早上他又来了,还是打针,打到快上课就走。早晚打针,白天上课,持续了半个月。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忍得住疼。真是个铁打的老师!”

妻子陈树珍说话了:“他呀,把学生看得比我和崽女都重。他常喊学生到家里吃饭。早些年要交学费,他总为困难学生垫钱。学生向代彪家里遭火灾,他带头捐钱。每天早上四五点,他就下地干农活,干到8点,吃了饭就去上课。体力活、脑力活都要搞,不然维持不了这个家。我们的女出生,崽出生,都是白天。他在上课,只有接生婆陪我。家里离学校只有100多米远,可我想启福是不能听见崽女第一次哭声的,因为他耳朵里,只有娃娃的读书声。”

村干部向昌多介绍:“太车小学建于70年代,是村民捐钱修建的砖瓦房。2001年春天,刮大风下大雨,椽木吹断,瓦片吹落,一面墙吹垮。幸亏星期六放假,没伤到学生。村里没钱重建,向老师就把学生带到自家堂屋上课。我们土家族堂屋是开放式的,没有门窗。春天夏天,屋顶漏雨,向老师就把课桌移开一点,让雨漏在地上。冬天,向老师拉起油布挡风御寒。他老婆在山里烧些木炭背回来,让学生围着火盆取暖。冷得受不了,就带着学生拍拍手,跺跺脚,一二一在门口跑几下。一眨眼,在堂屋上课都12年了,条件是很苦,可向老师和娃娃们都很开心。他本事大,教学质量总是全乡第一,全村没有一个孩子不上学,连外村的娃娃也送到这里读。”

村主任向代化回忆:“启福父亲去世是2008年11月,按照土家族习俗,灵堂要设在堂屋里。由于他家堂屋成了教室,启福只好把灵堂设在另一栋木房里。他白天戴黑纱上课,放了学再去灵堂拜跪,不耽误学生。他妈说:‘你爸一辈子辛苦,以后再也见不着了。学校就放几天假,把课桌搬出去,把灵堂设到堂屋里来,好生尽孝呀!’启福讲:‘儿子的孝心您知道,我想爸爸也会理解我。这课桌搬不得,学生的假放不得啊!’有这样敬业的老师,什么学生教不好?”

听众人夸他,向启福显得坐立不安。记者请他说说话,他半天不吭声,终于冒出5个字:“教育,不能垮!”

向启福的故事,感动了所有人。杨世全说:大力宣传向启福事迹,立即启动学校重建工程。

8月20日,9时,永顺县毛坝乡太平村

“深刻的一课”

20日上午,永顺县教育局和毛坝乡政府组织基建、计财等人员来到太车小学,清理旧校址,设计施工图,计划修建2间教室,1间办公室,1间图书室,1个厕所。

村主任向代化很兴奋:“领导昨天才来,今天就启动,雷厉风行,太好了!”

见到设计人员,一位老人说:“修新学校了,我愿意把学校操场前面我家的养猪房拆掉,让学生的活动场所更宽一些。”老人从屋里拿出一个本本给记者看。原来他叫向昌全,1985年从湖南交通职业技术学院退休。

向启福对记者说:“学校得以重建,要感谢的人很多,立头功的是彭若煜公益团队的那些大学生。他们三次来我这里考察,拍照,还在我这小屋里住了一晚。谢谢他们!”

记者还获悉,中石油湖南湘西分公司决定为太车小学捐赠全新的课桌椅。湖南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阎晋武表态:“我们会筹集一批图书作为给新校舍的礼物。”

向宛平说:“教育是基础,老师是脊梁。出现这个堂屋教室,尽管有布局调整等客观原因,可是我们,是不是全心全意,不讲条件地把孩子教育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?向启福老师,给我们上了深刻的一课。”(本报记者 唐湘岳 本报通讯员 覃遵奎 刘雨晴)